林黛玉身上,藏著人生的三種層次

  • A+
所屬分類:紅樓解讀

 

林黛玉身上,藏著人生的三種層次? ? ? ? 魯迅先生曾說:

“一部《紅樓夢》,經學家看見《易》,道學家看見淫,才子看見纏綿,革命家看見排滿,流言家看見宮闈秘事。”

一千個讀者心中有無數個哈姆雷特,隨著年紀持續增長、角色不斷轉變,在生命的不同階段,每個人心中的“哈姆雷特”也悄悄發生著變化。

面對同一部作品、同一個人物,年少讀的是熱鬧,長大品的卻是人生

見山是山,愛黛玉

(美好青春,不畏年少輕狂)

小時候讀《紅樓夢》,看的是愛情。

賈寶玉林黛玉初次相見,黛玉心中暗自驚詫:為何像在哪里見過一般,何等眼熟!

而寶玉笑著說:“這個妹妹我曾見過。”

生命中有些人相識了很久,感覺卻像陌生人。而有些人只見了一次,就像相處了一輩子。

寶玉和黛玉屬于后者,絳珠仙草和神瑛侍者的前世緣分一直延續到了今時今日。

在花團錦簇中長大的寶玉,看似多情,實則癡情。

他曾開玩笑般的說出真心話:

“憑他弱水三千,我只取一瓢飲。”

大觀園中佳人再多,真正懂他的只有黛玉。

他們二人,一個閬苑仙葩,一個美玉無瑕,本是天造地設的一對,卻以悲劇收場,百年間賺足了讀者的眼淚。

或許很多人年少時心中都有一個林黛玉式的女孩兒,心較比干多一竅,病如西子勝三分,秉絕代姿容,具稀世俊美。曠世才情、品行孤傲。

在曹公寫下的這部“青春劇本”中,位居金陵十二釵之首的黛玉,頂著女主角的光環,收獲了不少粉絲。

人們為寶黛的愛情感到惋惜,為命運的不公感到憤怒,更對賈母、王夫人等封建家長的做法感到不屑。

年輕時期的我們,愛憎分明,喜歡黛玉的真實與美好,討厭一切庸俗腐舊的事物,眼里揉不得一粒沙子,正如同容不下摻雜利弊的混沌青春。

見山不是山,厭黛玉

(初諳世事,被迫接受打磨)

隨著生命的齒輪不斷向前,天真熱血的少年們一個個跳進生活的洪流,再難上岸。

每個人身陷于龐雜的世界中,終日為了柴米油鹽和功名利祿,摸爬滾打,嘗盡人間冷暖。

青春偶像劇一眨眼成了泡沫劇,愛情非但不再是必需品,甚至變成了一種奢侈品。

愛情的失色,讓黛玉不再可愛,她的真實與清高,變得蒼白刺眼、不切實際。

冷眼看去,無論是周瑞娘子送宮花時的嘲諷、還是和寶玉、湘云日常間的拌嘴,都顯出黛玉心胸狹隘,小家子氣十足,連同那些驚艷了時光的葬花詞,都成了無病呻吟。

這個世界,從來不需要太多的玻璃心。倘若玻璃碎了,不僅扎傷自己,也會硌著別人。

不給別人增添麻煩、不將喜怒哀樂掛在臉上,是作為一個合格的成年人,行走于世間應有的態度。

相比之下,曾經不討喜的寶釵如今看起來順眼了許多,她憑借穩重大方的性格、處世圓滑的手段,最終走進了賈母和王夫人心里,嫁給了寶玉,也走進了讀者心里,成為堪稱“高情商”的典范。

當初喜歡黛玉的少年們,被迫朝著寶釵靠攏,學著謹言慎行、八面玲瓏,既為了得到別人的肯定,也為了自己的生活變得容易些。

在順應環境、順應規則的練習中,形態各異的人們,說話辦事變成了一個套路。

不關自己的事,不發表意見;關自己的事,委婉發表意見;碰到征求意見,夸獎附和為上策。

你我皆凡人,在成長的過程中被扒掉一層皮打破重塑,無可厚非。

只是日復一日間,身上的傷一層一層裹上繭,自己不愿再觸碰、他人無暇去顧及。

那些隨心所欲的歲月、那些坦誠相見的朋友,伴著被埋葬了的青春,一去不復返。

唯有夜深人靜、孤獨襲來時,才敢拿出來咀嚼,支撐著自己前行。

發表評論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